【评价一下2018 BIMUN危机联动会场?】

  利益相关:BIMUN2018危机联动系统 俄罗斯代表团团长 俄罗斯外交部长 危机联动系统最佳代表 按照惯例,先给大家画重点。

  1.这次的危机联动体系算得上“成功”,但算不上“优秀”。成功是说学团实现了他们的设计,“达不到优秀”是指设计的实现程度、整体运行状况,代表整体的体验程度都存在着一些缺陷。

  2.我能在这个体系拿到最佳代表,不是因为我在这场会里做的多好,很多代表做了比我更多更好的事情,更多的是对我的苦劳的一种安慰。

  3.我实名反对任何除了BIMUN的会议在危机联动体系内评奖。因为除了BIMUN,我敢说没有任何会议可以承担“刷奖”给体系带来的冲击,这个代价没人能承担。

  4.BIMUN危机联动体系的代表,是我见过的潜力与天赋最高的一批人,也是最努力的一批人,限制他们的因素主要是经验的缺乏。如果加以时日,并且他们愿意更多地参与危机联动,我觉得他们会成为比我强大很多的人。

  5.BIMUN对于学术的追求是执着的,无论是会前通过作业、学测对代表的引导,还是背景文件的质量,抑或是对学术道德的要求,都代表了他们对学术的执念。所以如果谁再跟我一遍遍强调“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学术是什么,追求学术都是放屁”这种傻逼答案,我肯定要实名打爆你的狗头。

  6.昨天回看了两年前IMUNC的复盘。当时显得戾气挺重,一直踩人,但希望各位知道。我在说自己优点的时候,一定不会踩人。如果我踩人,一定是他惹到我了。

  接下来,我先从俄罗斯方面复盘这次会议

  先谈设计:

  六个代表团:俄美3人 黎伊 叙政府 叙反5人

  俄美黎伊叙均包括外交、军事、贸易部长。

  叙利亚反对派是由四个反对派政党或武装加上一个莫斯科-开罗小组成员

  安理会2017年15国+巴勒斯坦/以色列 双代表制

  海合会6国 三代表制

  媒体:CNN 半岛 今日俄罗斯

  俄罗斯这次会议有以下几个困难:

  1.会议次元时间2017.5.24,适逢俄罗斯在中东决策和态度不甚明朗的一段时间。卡塔尔断交危机初现,代尔祖尔还在被围,政府军反对派力量对比不明显,俄伊叙的三角也还没有完全形成,美国与大多数中东国家的关系也很暧昧。对俄罗斯来说,只要当美国“退出中东”的政策变得明确时,俄罗斯在中东的政策展开才能实现,除非美国的盟友自己找俄罗斯投诚,否则俄罗斯连挖墙脚的机会都没有。

  2.鸽子。我们代表团是代表团3位+安理会2位,但是我的两位队友都有很急的事情,一位刚开始就没来,一位中途走的。这就让我会议后期的压力变得特别大,总是有事情是照顾不到的。

  3.会议平台。俄罗斯在安理会和海合会的影响力和支配力和美国简直是天差地别。所以如果通过安理会实现利益,和海合会国家达成合作就成为了一大困难。

  那么在会议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总结一下各个会议主体的整体政策,一定会有遗漏,还希望后续复盘的各位能够给我补充。

  俄罗斯:解放代尔祖尔;打击巴尔米拉,与伊朗的油气、铁路合作;与叙利亚的军售单;对叙人道主义援助;参与巴以和谈;引导叙利亚和谈;与阿曼的石油合作;与巴以合作

  美国:打击拉卡;援建库尔德石油;开放页岩气市场投标;伊朗武器船事件;“套马杆”事件;参与叙利亚和谈;制裁伊朗;其他贸易合作

  伊朗:参与代尔祖尔打击计划;石油格式合同;天然气危机处理;矿石博览会;与胡赛武装的联系;石油币;与叙利亚军售;参与叙利亚何谈;应对美国制裁。

  叙利亚:打击代尔祖尔;打击巴尔米拉;与伊朗、俄罗斯军售;处理难民与人权问题;叙利亚和谈;经贸合作;与库尔德和土耳其的谈判;

  黎巴嫩:难民问题;真主党相关问题;巴林问题;

  安理会:反恐;停火;苏莱曼尼;巴林;人道主义救援;胡赛武装问题;

  接下来,可能要谈谈和其他会议主题的合作。附带一些对某些主体的会议评价

  1.叙利亚 说实话,我们和叙利亚的关系只有我和@黄书凡自己知道了。不能说俄罗斯和叙利亚的关系很松散,但是也觉得称不上紧密。正常俄罗斯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肯定是既当爹又当妈,但我其实有一些放弃了这个政策,第一是我个人的经历涉及不过来,第二是我更期待在中东分散投资,也就是和美国尝试瓜分在中东的控制权,和美国拉到一个五五开的水准,这就意味着对叙利亚的支持肯定不会超过现有的水准。当然这不意味着我放弃了叙利亚,正常的军售,经济贸易合作,人道主义援助,合作打击isis一个都没有落下,但是我更多的关注了给巴沙尔政权施压,推动巴沙尔政权改革,而缺少了对其相应的声援。俄罗斯和叙利亚的一大分歧在于叙利亚和谈上,我个人比较希望和谈能够进行,叙利亚方面对于和谈的诚意则并不大,但迫于我的要求还是参与了和谈。当然叙利亚这边自己也很有主见,就算我真的又当爹又当妈,他们也不会完全听从我的意见。不过,这次会议中俄罗斯和叙利亚的微妙关系,反而给其他国家带来了很大困扰,这是出乎我意料的惊喜。至于和谈,稍后我会单独开一项谈。 和叙利亚的合作成果还很丰厚,半卖半送的大批军售单可以明显的加强政府军储备,经济合作很大程度上协助处理了叙利亚内部的基础设施建设,代尔祖尔马上解围,ISIS被围困在巴尔米拉,同时难民署获得了大量将要投入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你还能要求更多么?叙利亚则是很稳定的在运行,除了稳定的经贸政策、军事指令等等,最重要的是他们达成了和库尔德的一致,这个合作会成为未来与反对派对抗的重要基础。无论如何至少叙利亚是成功的,他们有三个月的时间打击isis,三个月之后依然可以对反对派动手,还和库尔德达成了协议摆了土耳其和美国一道。 “我全都要!”

  2.伊朗 说实话...相比起伊朗,我还是更愿意和叙利亚合作。在现实次元,伊朗支持叙利亚的意图很明显了,就是建立一条什叶派链条,所以俄罗斯自然不会支持他分一杯羹,但既然都支持叙利亚,表面工作自然要过得去,再加上是美国的弃子,俄罗斯也不介意拿到自己手里。相比起叙利亚的稳定,伊朗活生生把自己开成了一个“努力遭报应”代表团。不仅被自己花很大精力搞得能源政策牵扯了很大精力,还被朋克的军头拉低了整体的智力水平。会议最开始我们和伊朗达成了一些能源方面的协定,总结为“协助开发,股权另算”,在伊朗石油能源危机时,伊朗给我们提供了一个50美元/千立方米天然气的方案。对我来说这个报价是很具有侮辱性的,因为俄罗斯对东亚国家得报价从来都是300+的,不过在我开价150之后,双方勉强的达成了一致。伊朗在会中也搞了很多骚操作,比如矿石会议,比如石油币,但其实表现出来的作用有限。而且在伊朗问题上,我和美国方面达成了一些交易:即在不讨论伊核问题的同时,美国在伊朗制裁上表达强硬立场,然后俄罗斯去填补这些市场缺口,这样双方都把这个逼装的非常圆满。由此我们还和伊朗达成了一些铁路和军售方面的合作。至于伊朗的军事指令,我是真的不想提到伊朗防长,她可能马上就要因为学术不端被组委会制裁了,答案最后我也会专门开一个版块吐槽。所以说伊朗被美制裁,被俄放生,搞错了事情,还遇上了睿智,面对现在这个失败结果,也是理所应当的。

  3.美国 说句实话,我觉得美国团队的表现整体是要大幅度优于我本人的。单纯就奖项而论,我觉得美国拿一个最佳代表团或者bd也是不过分的。单纯这么评价,是因为美国是在各方面主动出击方面对优秀也最客观理性的,美国的所有主动措施皮中带稳,稳中带皮,包括应对国内问题,对伊朗的压制,对页岩油和石油的态度,对库尔德的支持力度都是非常合理。会前我对美国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和我保持正常的交流,不要给我太大的压力线,也不要再进一步制裁俄罗斯。实际上不仅俄罗斯没有进一步制裁上,而且还在代表团和安理会层面达成了很多py交易,比如在伊朗问题上达成的一致,在安理会议题上回避巴以问题和伊核问题,并将大多数无关国家踢出了谈判序列。但这并不是说美国在各方面都是很完美的,相比于优秀的经济外交政策以及内政问题处理,美国的军事行动和相关指令显得非常被动,从拉卡的缓慢军事进程以及其他国家对于美国军事相关信息的反应来看,美国的军事行动,包括军售以及相关军事行动,显得少之又少。同时,美国在外交中出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即美国在各大事务中都害怕害怕站队,在和各国保持着暧昧态度的同时,也损失了很多坚定的盟友,这就意味着虽然美国的决策非常正确,但实际上表现出的收效甚微。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国务卿同志对我基本没有什么戒备,如果我面对一个只有一个人处理能力有限的对手,我会毫不留情的给予他更大的压力,但很显然,KP是个好人(笑)。不过美国的政策整体比较稳定,很难挑出什么硬伤。

  4.黎巴嫩:黎巴嫩真的很努力了,但黎巴嫩遇到了危机联动中不可避免的两个问题。第一,黎巴嫩这个国家虽然涉及到中东很多问题,但是黎巴嫩对于每个问题的影响力都非常非常有限,所以很容易被其他影响力更大的当事国孤立,很明显在很关键的巴以局势、叙利亚局势等重大问题上,大家都没带黎巴嫩玩,这就让黎巴嫩游离于这个外长团之外,显得非常尴尬。其次,黎巴嫩外长和外交部秘书长非常努力的在carry整个内阁,但很明显他的队友对他们两位的支持显得很微薄,再加上黎巴嫩本身的国情和条件所限,黎巴嫩对于整个体系的影响和作用极其有限。但黎巴嫩有一点是值得赞赏的:他们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并且始终能够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而努力,这是危机联动之中最重要的素质之一。

  安理会,海合会以及媒体的评价会在下面的设计分析中提到。

  那么总结下来:俄罗斯到底做了什么?

  1.推动叙利亚大规模的和谈

  为什么我作为俄罗斯外长,一定要铁了心推动叙利亚和谈?大家都知道俄罗斯实际上对和谈没什么很大兴趣,就2018年的情况而言,拖一天反对派就会多一天增强实力,整个局势就会产生微妙的变化。但就2017年5月的情况看,这也是整个叙利亚最适合和谈的一个时间点,美俄同时面对ISIS,国内都存在种种问题,政府军反对派双方力量配比均衡,也同时面对着内部和外部的压力,也就是说,在这个整体局势非常均衡。这就意味着,无论谈和不谈都是合理的。而我对这个事件的考虑有两方面:第一,和谈带来的一大结果就是共同打击ISIS,这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担俄罗斯反恐上的成本,同时在会期中也与叙利亚达成了很大规模的军售,我依然相信就算三个月后双方不谈了,政府军也有着足够的实力碾压反对派。第二,我知道叙利亚政府方面是很有主意的,为了避免他把我拉入对抗这摊混水,我不得不先动手把叙利亚强行拉入这个和平进程,这样既能真正的给予叙利亚方面很大的压力,也给了我提供了了解各方代表,进行多边外交的平台。第三,我只有一个人,搭建一个会议平台最大的目的,不是在于谈判的过程而是在于结果,即可以把各个代表团的团长强行加入这个进程,并将他们的处理时间拉到一个水平,这样我就可以将其他内阁强行拖入减速或是停摆状态,再发挥我处理效率能力上的优势,这样即使我只有一个人,依旧可以保持比3个人、五个人更高的效率。总结下来,我更在乎这个过程的影响,而非和谈的真正结果。

  2.推动巴以和谈

  巴以和谈本身是一个非常朋克的事情。巴勒斯坦代表虽然一度不知道自己是哈马斯还是法塔赫,但在知道自己是哈马斯之后,还是一门心思想和谈,连建国都不想考虑。以色列好像根本没和美国做什么积极的交流,表示“定居点撤不了,巴勒斯坦建国还是想和谈我都无所谓”。虽然双方立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问题,但他们都想和谈,那我为什么不谈?谁知道如果以色列想打架,哈马斯和真主党会发生什么?而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向我寻求援助,以色列作为敌人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寻求帮助,我也没有不同意的可能。这样就形成了对巴以双方的联系,总之结果还是不错的

  3.忽视会议平台,弱化安理会作用

  说实话,不是我想忽略两个会议平台,而是我个人的精力有限。无论是在海合会还是安理会,美国都比俄罗斯有着更大的影响力,想要撬动美国的杠杆,就要付出更多的交流成本。这种交流成本已经很宝贵了,我也不可能把时间花费在挖墙脚上。对海合会我完全处于随缘状态,我有精力就了解一下,没精力就完全不管,这就导致我既不了解海合会在讨论什么,也把这个领域完全让给了美国,我也无意和他争抢,保持现有的海湾国家的关系对我来说就够了。而对安理会实际上我保持了很大程度的关注,我时刻都知道安理会提出了什么议题,谁起草了什么决议草案。于是我在安理会做了如下工作:第一,和美国联手把其他国家踢出了议题主导者的范围,即我们和美国基本处于决定会议走向的状态;第二,我们和美方的压力线都决定了要尽可能避免在安理会开出奇怪的议题,所以我们就达成了不讨论某些问题的共识;第三,俄罗斯的安理会代表很少和美方在问题上撕逼,一是我给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避免给我制造其他压力,二是只要在文件上挑刺,不要吃美国的亏就行了,cici提到了双方都能挑出对方的陷阱,而实际上我都看过每一份决议草案(笑)。所以实际上,安理会没能搞事,美俄双方要承担很大责任,但我们都通过双边和多边解决了很多问题,安理会发生什么,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了。

  谈谈我对设计的分析:

  1.由于整个体系以“代表团”而非“内阁”存在,会场的重点一定是“谈判”而非“搞事”,整个体系更倾向于一种“峰会联动”,传统的峰会式联动通常预设好了谈判平台(如IMUNC华东分会2016叙利亚和谈),而本次的联动没有预设谈判平台。这就给了我们两种选择:第一,不断的进行一对一的谈判,通过大量的双边协议综合实现国家利益,这种相对而言比较简单,但实际上利益的表现不明显;第二,搭建一个谈判平台,通过谈判平台中的对抗实现国家利益,这种谈判费时费力,效率低下。投入谈判就意味着把国家利益加入了赌博,押宝在了自己的谈判能力上,不过一旦在谈判中取得优势,就能获得明显的谈判利益。

  对内阁来说,执行政策相当方便,内阁首脑说什么是什么,而对代表团而言,无论是在经济还是军事上“搞事”成本都是相当高昂的,所有政策都要上交政府审批,就算是得到通过,政策的时效性也不能保证,制定主动政策的积极性肯定不能保证。这也是这个体系存在的一大问题,我会在后面阐述他的影响。

  2.为什么不能搞事?这里的搞事说的更多的是主动的格式合同行动和预先贸易文件撰写,而非主动的军事策略。传统内阁联动都会更深刻的钻研各方面的利益,主动的一方可以快速的通过格式合同或者贸易文件掌握主动,被动一方需要不断钻研文件,防止陷阱,而主动一方可以利用对方的这段时间开展其他工作,这之中的时间差已经形成了。但峰会联动则不然,主动一方肯定更在乎合同和文件带来的成果,但被动一方可以完全把重点放在其他方面而无视这些复杂的条款。主动的一方反而被制造了处理问题的精力差和时间差,工作效率受到极大影响。而实际上这些格式合同和文件具有效力需要很长时间,这就过于得不偿失了。

  3.当面临缺席和消极怠工时,3-5人代表团为此付出的交流成本一定要比8-12人内阁大得多得多。这很显而易见了。在昨晚总结的时候,我制作了一个浅显易懂的计算方式

  如果危机联动内阁要处理的问题有5(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客观内部沟通),优秀代表的个人处理能力大概在3-4,代表团团长的个人处理能力是2-2.5,代表团普通成员的能力有1-1.5,消极怠工成员处理能力0.5,傻逼为-0.5或-1。8-10人内阁所有人处理能力相加,只要产生负面作用的人不多,总和绝对可以大于5,即可以创造出其他价值。而3-5人代表团如果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正常,一旦有人缺席或是犯傻逼,就算团长carry能力再强,可能数字也只能在4-5左右徘徊,即在某些方面一定存在缺陷。按照这个计算方式,本次会议各大代表团权重相加,我的确认为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和叙利亚反对派的分数应该是最高的,但是叙利亚反对派这边内部沟通有着一定的问题,所以叙利亚政府的最佳代表团奖项当之无愧。

  4.安理会的存在显得格外尴尬。双边和多边的效率永远要比会议平台高。在这一点我和cici@陈冠岐观点有些不同。从安理会的设计来看,加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实际上意味着安理会想将巴以问题作为一个工作重点,加上叙利亚问题,也门问题,以及会期内可能产生的问题,都会被作为重点议题在安理会讨论。从2017年4月-2017年6月,讨论中东局势的安理会会议也有7次,所以你可以说安理会的作用是有限的,但你不能完全说没什么可讨论的点。本次安理会的主要问题在于,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讨论进程很漫长,解决过程复杂。但如果大家没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呢,或者大家根本没打算讨论这个问题呢?叙利亚没产生直接对抗,巴以还和谈了,也门没产生大规模冲突。

  最重要的点在于:代表团搞不出事情。这太关键了,这就意味着,为安理会制造议题的重任就完全交给了IPC(CORE),而实际上,代表团制造事端的功能也是被IPC掐死的。安理会就此成为了双边,多边谈判的牺牲品,而各大代表团甚至连在SC做一点表面工作的企图都没有,这对国际社会来说比较真实,对会议来说有点悲哀。

  5.海合会在会议中的定位比安理会还尴尬。海合会的出现主要是为了顺应卡塔尔断交危机的出现,被当作是阿盟的一种替代品。但是我在会议期间和卡塔尔代表@东北乔四交流很密切。因为海合会必须遵守一致原则(即全体同意),那么只要意味着,只要卡塔尔和海湾国家没有复交,卡塔尔就一定会否决海合会所有决议,但是直到会议结束,卡塔尔和海湾国家都没有恢复外交关系,这就意味着,海合会到最后除了搭建了一个平台之外,什么作用都没起到。但是本来卡塔尔和沙特的谈判非常友好和稳定,友好到我和美国都觉得不需要介入了,但是IPC确实可能以“进程过快”强行掐掉了这条线,导致海合会全体心态都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海合会在体系里的影响。

  6.老生常谈,作为拟真世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MPC对于危机联动的影响有几何?这个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一是要考虑MPC本身的消息质量,二是还要考虑到代表对MPC的关注程度。不过,我对这次MPC的评价非常积极,MPC在学指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实现了这两点,他们真正的靠着自己的新闻质量和独特的关注角度,吸引了全场代表对于新闻的关注,这种成就感也是他们应得的。

  总结一下本次危机联动的优缺点:

  优点:

  1.代表整体质量高,态度认真,水会现象很少,无论处于何种席位都能保持良好态度,这对危机联动而言难能可贵;

  2.主席团整体水平很优秀,保证了会议的拟真程度。

  3.在代表和学术团队的共同努力下,代表更加重视谈判,实现了主席团对于“谈判和政策优先”的预期,意味着单纯从设计的完成度角度讲,可以说是成功的。

  4.BIMUN的体制决定了对学术标准的高要求,会前的阅读bg部分审查,主观题思维考量,议事规则讲解,二轮学测国家调研,可以说是一步步引导代表了解危机联动体系。

  缺点:

  1.代表的确缺少危机联动经验,而经验的确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2.体制决定了代表团无论大小都要配备学指,这就导致了CORE/IPC处理效率注定是不稳定的,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峰会联动的指令反馈

  3.及时会前引导已经足够好了,但代表对于国家立场的把握还是或多或少的漏洞,既影响自己,也影响他人的会议体验

  4.危机联动永远吃不到茶歇

  俄罗斯的复盘就算结束了,文章最后我要例行感谢很多人。

  感谢危机联动系统主席团的各位老朋友,在我面对如此困境的情况下,你们还是给我提供了很多精神支持;

  感谢遗憾未能参与全程的防长和工贸,虽然没能在会期上并肩作战,但会前的一切证明了我们坚不可摧;

  感谢我的两位安理会代表,是你们真正的给予我帮助,让我实现所有的想法,我的奖你们也该有份;

  感谢代表中的各位老朋友,美国国务卿KP、伊朗外长阿姨、叙利亚外长黄书凡,防长Upan,在心态的困境中大家相互扶持,一起撑到了最后一刻;

  感谢所有的新朋友,模联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友谊,认识新朋友,很高兴认识各位。

  也要感谢我自己,面对一切的一切,我挺过来了。

  最后,我要讲一句最近最喜欢的话。

  No kings rule forever 王权没有永恒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叙利亚 美国

上一篇:徐嘉余连破纪录

下一篇:返回列表